中国香港制造的「神仙水」 法律女强人创「古汉方」护肤品牌

中国香港制造的「神仙水」 法律女强人创「古汉方」护肤品牌

加载中
节录自《信报财经月刊》12月号《数码人币杀到》 李慧贤一生中有两个得意事业,前半生她是一名事务律师,现在则经营自家护肤品牌JaneClare。前者令其名利双收,后者耕耘17年仍未回本,却成功研发出百分百香港制造、改良自古汉方的天然「神仙水」。 撰文黄爱琴
— —节录自《信报财经月刊》12月号《数码人币杀到》
 
李慧贤一生中有两个得意事业,前半生她是一名事务律师,现在则经营自家护肤品牌JaneClare。前者令其名利双收,后者耕耘17年仍未回本,却成功研发出百分百香港制造、改良自古汉方的天然「神仙水」。 
 

 


 
撰文黄爱琴本刊记者,邓传锵本刊总编辑

 


国际律师事务所第一位香港女性国际合伙人,香港最佳房地产律师,顶着这些亮丽头衔,律师专业为李慧贤带来很多名与利,正因为财务自由,她得以创立自家护肤品牌珍品卡儿(JaneClare),一圆自己的美颜梦。
 
爱美变成生意
 
话说她自小爱美,却听人说「女人四十豆腐渣」,为了战胜岁月,于是积极钻研美容知识。 「我见到一些婆婆皮肤白滑会主动请教,也会看相关的书籍,甚至DIY面膜,试过将鸡汤放凉凝结后敷面。」她亦买过不少价值不菲的名牌护肤品,初期确见功效,但到了三、四十岁,都不太管用。

刚巧在2002年,一直在加拿大任职机械工程师的兄长回流,她便提议在香港研发和生产自家护肤品。兄长从世界各地购入多种名牌护肤品和原材料进行研究,她则提供多年美容心得,李宅的地库顿时变成实验室。 9个月后,第一款护肤品出炉,亲友试用后居然评价不俗,隔年她联同家人自组公司。

访问当日,66岁的李慧贤「素颜」上阵,肌肤水嫩、白里透红,看起来比真实年龄小很多。她笑说:「这是用​​了自家护肤品十多年的成果。」

精神奕奕的她,衣着精心配衬,手上戴着闪烁的饰物,涂上淡紫色指甲油,一看便是位时尚的女士。但她崇尚自然美,一向少化妆,最自豪是皮肤保养得宜。
 
贵妃汉方去皱78%

与其西化背景形成反差,原来她一直对中医美容、养生甚有研究,学习气功多年,每天练八段锦。近年她与先生一同修读中医食疗养生文凭课程,成功帮先生调理好肠胃,「三高」问题迎刃而解。如今她再下一城,研究经络养生之法。

对于自家护肤品,她亦融入中医理念,采用有机中草药和西方草本植物作为原材料,天然保质期三年,不含化学防腐剂及任何有害化学成份,定位中高档路线。

其中多项产品均采用和参考了经典古汉方,例如王牌之一的再生修护乳霜(Reborn Power Cream)来自贵妃玉容霜的方子,古籍记载此配方令杨贵妃拥有白里透红的「倾城之色」。 JC将此宫廷秘方优化,再配合独家的天然皮肤渗透技术,香港生产力促进局临床证实连续使用四星期可击退78%皱纹。

李慧贤解释,中医的整体观、阴阳平衡和复方之间互相克制都是很好的护肤概念;不过「是药三分毒」,古汉方必须经过现代科学分析和调配,才能安全地发挥最大功效。集团以浸大中医药学院作为学术后盾,于2017年捐款浸大成立「珍卡儿中医透皮治疗实验室」。
 
新蒲岗自设GMP厂房

从律界闯入商界,李慧贤不像一些唯利是图、急于求成的生意人,初期不问回报,将大部分资金用于研发和生产,全因相信:「只要做好上游,不愁没钱赚。」

在新蒲岗一座残旧的工业大厦内,原来隐藏着JaneClare极先进的GMP标准厂房及实验室,连同货仓及办公室占地共2.5万平方呎,该处原为李慧贤丈夫经营的食品厂。

经过实地参观,记者发现厂房的无尘、无菌程度直逼医院手术室──正压生产房间、光触媒(Photocatalyst)杀菌、双重消毒、不藏尘的无缝地板⋯⋯,其中前两者比GMP的认证标准还要高。

工厂又有一套自家设计的NASA净水系统,能阻隔比水分子还要小的杂质,成为「超纯水」,此水可直接用作静脉注射,使护肤品渗透性更佳。 「我相信世界上标准跟我们一样严格的公司很少。」李自豪地说。
 
不过,这盘累计投资逾1.5亿港元的生意,至今仍然未完全回本,李慧贤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现实——有麝未必自然香。她无奈道:「好的产品不一定卖得好,差的产品不一定卖得差,因为后者的钱都放在市场推广,而前者的努力别人看不到。」
 
当会计师的丈夫对于帐目敏感,曾经对她说过:「不赚钱的公司,执咗佢啦!」她却庆幸自己做律师已赚到「第一桶金」,财政压力不大,毋须向现实低头。
 
不赚快钱、不烧钱

这17年来,公司经历起起跌跌,她亦有迷惘的时候。在创业的头十年,她仍在律师楼工作,只能业余打理。最初产品只卖给两间美容院使用,后期才推出市场,先在屈臣氏上架,但花了千万元广告费却无甚成绩,后来改用销售员,以低价将产品卖给他们,再派他们入铺向客人推广,生意立刻突飞猛进,年销售额达到数千万元。
 
2010年至11年,公司打算到伦敦上市,可是后来做传销的合作伙伴意见分歧,上市计划告吹。

对于此事,李慧贤并不感到可惜:「我觉得这并非坏事,当时是赚到钱,也行得快,但这种赚快钱模式不适合我,我希望能够做到一个百年品牌。」

疫情期间,一些在百货公司设专柜的品牌损失惨重,而在屈臣氏售卖的JaneClare则安然度过。

公司近年推出男士专用的护肤品系列及婴幼儿专用配方护肤品,拓展专业类别的市场。旗下亦设另一专业品牌,用料更名贵,专门供货给本港100多间美容院。
彩妆

你说它过期了,赵丽颖和唐嫣说:不!起码再火一年!

去看看
0 1 2
0/5